当前位置:主页 > 业界|3C

前妻翻脸撸乌纱 一撸一个准

2018-02-02 15:48 来源:网络整理 

丈夫成了贪官,对妻子而言,本身就是一种不幸。她们既要抵得住金钱诱惑,也要斗得了年轻“小三”,即便这样,一不留神,仍然常常会变成前妻。贪官的离婚,除了感情因素,往往还牵扯了太多的利益纠葛。

协商

所有问题都自己扛

离婚的时候,最大的问题不是感情破裂,而可能是双方都在抢财产。这是前不久热播的电视剧《离婚律师》中的一句经典台词

“离婚的贪官,常常会对很多普通人看来苛刻的‘补偿’条件悉数答应,甚至有人为此谋取不义之财,也有人‘净身出户’,因为他们深知妻子掌握着自己的‘把柄’。”西部一市纪委副书记表示。

交通部打捞局原主任科员陈鹏落马后辩称,自己跟前妻的离婚官司打了3年,2007年前妻向他要10万元,2008年要20万元,2009年要40万元,他是为了离婚才“想方设法”伙同别人弄到170多万元的赃款,用了40万元和前妻离婚。

谈不拢,怎么办?有时候恐怕不只是成路人,还会成仇人。记者曾了解到这样一个极端案例:某地的一个处长发生了婚外情,他当时的妻子将其诉至法院要求离婚。后来这名处长升任副厅级干部,前妻知道后,还想再来“分割财产”。在遭到拒绝后,前妻到处举报其受贿,最终导致其落马。

“贪官与发妻离婚,不见得都出于‘小三’、‘二奶’插足而使感情不和,导致家庭破裂。”上述市纪委副书记透露,在他所知的案件中,一些贪官会在得知风声前,和老婆迅速办理离婚手续,以求保全家人和贪腐“成果”。这属于迫不得已的“好聚好散”,但该追责的还是要追责,绝非离了婚就万事大吉。这里面较为典型的是中国建设银行台州分行原行长蒋达强,他在落马前10天和老婆办理了离婚手续,最后因涉嫌受贿453万元,获刑15年。

假离

假作真时真亦假

房地产限购时,有人通过假离婚绕道。但贪官的假离婚,通常不仅仅是为了房子这么简单,状况可谓千奇百怪

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原行长余振东及其前任许超凡、许国俊3人,鲸吞存款4.82亿美元。而早在案发前,他们就和妻子离婚,并一一安排,让前妻们嫁给了事先有约定的美国人,顺利获得美国绿卡。离婚2年后,这些“前夫”再分别经香港来到美国、加拿大与“前妻”“团聚”。

湖南省新宁县崀山镇原国土所长罗伟的落马,虽说源于前妻举报,却有一个荒诞的情节。据罗伟前妻称,他们本来是同学,关系一直很好,谁知生了女儿后,罗一心想着要一个儿子传宗接代,便花言巧语骗前妻协议离婚。罗伟前妻称,虽然办理了离婚手续,但两人仍然在一起生活。谁知刚办完假离婚不久,罗伟就在外面与一个有夫之妇勾搭在一起,并有了孩子。“我计划用车撞死他来个玉石俱焚,但又放不下可怜的女儿,就决定实名举报这个无情无义无德的负心汉。”罗伟前妻说。

北京地税原票证中心主任刁维列的涉案金额达上千万元,他在法庭上“苦苦辩解”:自己与妻子离婚,因为两人感情不和,一切罪责均与妻子无关。可当检察官宣读了刁维列妻子的证言后,刁维列几乎瞬间崩溃。刁维列妻子说,按照刁的提议,两人只要假离婚,财产就能落在她的名下,这样不怕组织查。

骗离

爱情计中计

中国的官场陋俗中有一句话,叫“升官发财死老婆”。现代社会实行一夫一妻制,于是很多大小有点权力的贪官想出了损招—骗离

1999年年初,为了摆脱妻子贾桂娥,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策划了一场“大师算命”的离婚骗局。贾桂娥听信了“大师”不离婚就有血光之灾的说法,在慕绥新作出“躲过此劫就与她复婚”的承诺后,终于同意离婚。慕绥新和她约定离婚后双方都不要告诉老人,也不要对外人说,“两个月后我们悄悄复婚就是了”。

然而刚离婚1个月,慕绥新就结婚了,不过新娘不是贾桂娥,而是一个比慕小24岁的女子平晓芳,这时贾桂娥才恍然大悟。

官员有时骗离婚,也有威胁利诱的。某地级市一名纪委常委讲了几个例子,其中不乏贪官在外纠集一些打手、流氓威胁妻子离婚的。有时也会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。去年8月,广东肇庆市地方志办公室原调研员邓志强被妻子黎某举报长期包养“二奶”。早在2001年的一天,女儿就拿着邓志强与一女子及小孩在照相馆拍的亲密照给黎某看,称“爸爸在外面有一个家”。但她想到女儿还小,就隐忍了十多年。邓志强却向法院提起了3次离婚诉讼。黎某认为,现在邓志强快退休了,“想去跟他的‘二奶’和小孩团圆,就把我一脚踢开。”于是,黎某开始举报邓志强包“二奶”。

杀妻

走火入魔 图穷匕见

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