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手机

辛普森的长寿秘诀

2018-02-11 10:21 来源:网络整理 

没有特效,不见色情,人物不会魔法,汽车不能变形——在连一只会做饭的小老鼠都住进3D宫殿的年头里(《料理鼠王》),今年7月到10月,全美国(甚至全世界)的民众却在热烈讨论一部坚守极简主义的2D动画片。

上映89天之际,《辛普森一家》电影版虏获了全世界5亿多美元的票房,最多的时候,辛普森一家占据了全美近4千个影院。

尽管《辛》在票房上轻易打败了《料理鼠王》及《变形金刚》,但这部“十年磨一剑”的卡通电影的真正魅力却并非票房可以解读。在登上大银幕前,它已经在电视屏幕上风靡18年,是美国现代电视史上少有的长寿剧集。

不过,早在该剧播放第一季之时,就有电影公司与创作者马特·格劳宁(Matt Groening)和制片人詹姆斯·布鲁克斯(James L. Brooks)接触过,洽谈有关将其改编成电影的意向,甚至,福克斯公司在1997年正式为其电影版本注册了官方网站。

然而,由于彼时《辛》的班底还不具备足够人力,无法身兼影视制作的双重重担,直到2003年11月,电影版才被正式提上日程。在电影故事诞生前,每一个人的结论出奇地一致:电影版本绝不能只是简单扩写剧集中的故事,而要保留几位主角不可替代的个性特色,后者正是《辛》延续本世纪最成功的卡通传奇的根本所在。这是一个折磨人的过程。片长只是一集电视剧的三倍,却花掉了创作团队几百倍的时间。所有努力,旨在将一种反叛型的大众娱乐精神传递下去——这种精神以幽默的形式对现实生活反唇相讥。

然而,传递是以无数细节搭建起来的,这需要主创团队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内保持对现实社会的审视,并将“实时”思考转化为情节和语言展现出来,这可谓创新,也可谓精神产品的传统智慧所在。当影片一开始,爸爸荷马·辛普森(Homer Simpson)毫不留情地叱责那些去电影院观赏免费动画片的人是“超级大傻瓜”时,再次遭到嘲弄的熟悉感觉击中了观众的深层趣味:“辛普森一家没变——辛辣依然、讽刺仍在!”

“该死的你是谁?”

如果要推荐一部最能反映美国社会和美利坚精神的剧目,也许非《辛普森一家》莫属。有人甚至将该剧作为是否了解美国文化的测试品:如果每个笑话都能看懂,你基本上算是了解美国主流社会;如果每个笑话都笑了,那么就说明你已品得美国文化三味了。

难怪么,《辛》片的制片人布鲁克斯是个地道的美国佬。不过辛普森一家的诞生却纯属偶然。20年前的一天,他第一次见到了马特·格劳宁(Matt Groening)的漫画作品《地狱里的生活》,主人公没有颜色,只是用简单的线条勾勒出的黑白画。正准备为福克斯的电视节目《崔茜·尤玛秀》(The Tracy Ullman Show) 制作动画短片的布鲁克斯立即意识到,这正是他想要的。由于格劳宁害怕会因此失去版权,当场创作了“辛普森”所有的家庭成员。

他完全按照自己的父母和姐妹,为这一家人依次取名为荷马(Homer)、玛芝(Marge)、丽莎(Lisa)以及麦琪(Maggie),并稍微改变了一下“brat(译为小家伙)”这个单词、将那个喜欢恶作剧的小鬼头命名为巴特(Bart)。此时,两人或许并未意识到,他们正在创造历史。

据格劳宁事后说,他当时的确也有一个隐秘的志向:要制作一部电视系列片,仅在《崔茜·尤玛秀》上的短暂露脸很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。但对当时只有三个人的动画部门来说,平均每周60—80个小时的工作强度已让他们难以消受。值得庆幸的是,这个小团队充满了富有才华的人,这为辛普森日后的成功奠定了坚实基础。比如色彩师乔治亚·培琉西,正是她赋予了玛芝湖蓝色的头发,以及所有角色鲜黄的皮肤。

1980年代末,动画片无论在人物造型还是在情节上都欠缺创意。动画制作人总是习惯性地仿照华纳或迪斯尼等公司的模式进行创作,以致许多学者认为动画节目只适于儿童观看,即使在黄金时间播出,也难以取佳绩。因此,这一时段经常被具有教育意义且甜蜜完美的家庭系列剧所统治,缺乏幽默精神对现实生活的提升。《华盛顿邮报》曾就此评论道:“高贵的人们正经历着没有笑容的艰难时刻。”

这促使制作团队们思考如何创造有着微妙情感的复杂人物。除了辛普森家族外,该片还有30余个次要人物。正如电视剧的编剧之一,同时也是电影版导演的大卫·斯尔维曼(David Silverman)所言:“有哪部系列幽默剧会囊括30余位次要人物,并个个具有自己独特的性格和怪癖,等着你去挖掘他们的内心?”《辛普森一家》做到了。在1980年代末,这部影片真正在创作意义上开创了动画片的新模式。

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